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8|回复: 0

第237章 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的

[复制链接]

22

主题

22

帖子

7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8
发表于 前天 1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237章 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的
第237章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的
“兰语瑶!你再给我说一遍?”瞿如风低吼了一声,双眸青少年发生牛皮癣的原因血红,手掌狠狠的握住她肩膀,几乎要将她骨节捏碎一样。
语瑶呆愣的看着他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发这么大的火,一时间,竟不知如何反应了。
之后是良久的僵持,语瑶觉得世界好像都停止了,她能看到的只有瞿如风深邃如海的眼睛,只能听到自己毫无规律的心脏狂跳声。
良久后,她听到瞿如风在她耳畔轻叹一声,然后突然打横将她抱起,直接丢在了大床上,语瑶的身体整个陷入柔软的大床中,尚未来得及反应,瞿如风沉重的身躯已经压覆了下来钰。
“瞿如风,你做什么?我喊人了啊!”语瑶的双手抵在他胸膛,阻止他侵犯,而瞿如风只是单纯的将她压在身下,似乎并没有进一步侵犯的意思。
他唇角邪气的上扬,两指捏住她下巴,“这公寓的隔音效果还不错,你喊破天估计也没人听得到,何况这么久了兰语晨也没过来,看来是不打算管我们的闲事了。”
“我告你强……咬”
“告我强.暴?”瞿如风笑靥越发邪魅,语气中都夹杂着一丝暧昧,“走廊可是有监控的,我拉你进来的时候,你可没有反抗,即便真的发生什么,我们也算是两情相悦吧,你说呢,瑶瑶?”
语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然后侧开脸不去理会他。她倒是发现,瞿少的口才和辩解能力不当律师都浪费了材料。
瞿如风两指轻捏了下她面颊,低头在她小脸上轻咬了一口,“躺在这里好好想想你的错误,如果敢敷衍我,我直接办了你。”
他说完,起身脱掉身上的外套,卷起袖子,走进了厨房。
没过多久,瞿如风端了蛋炒饭出来,还准备了一些可口的凉菜。“过来吃饭吧,吃饱才有力气,以后继续给我家人上教育课。”他将饭菜端上桌,冷扫了语瑶一眼。
语瑶屁颠的坐在桌旁,她还真是饿了,拿起筷子就开吃。而瞿如风也不动筷,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,等她吃饱了,放下了筷子,才开口道,“吃饱了?”
“嗯。”语瑶乖乖的点头,又说,“有些口渴。”
瞿如风起身走进厨房,倒了杯温开水递给她。他觉得,他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这丫头的。
语瑶吃饱喝足,单手托腮坐在那里,才开始反思自己今天的行为,但是,直到目前为止,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面对瞿如风的淫威,她当然不敢说实话。
“如风,我刚刚已经深刻检讨过了。我觉得,我最错的地方,就是不应该当着你家人的面批评教育瞿昀,瞿家长辈都在场,怎么也轮不到我来指责他。如果我不去婚宴现场,瞿老也不会被气病。”语瑶绞尽脑汁,才勉强给自己安了几个错误。
瞿如风双臂环胸,带着几分慵懒的看着她,看来还是不开窍,其实,他最在乎的是爷爷和他爸妈对语瑶的态度,而他在乎这些,是因为他希望和她还有未来,可是,语瑶显然没将这些放在心上。
算了吧,他不想逼她。
“就这些?”
语瑶微嘟着唇,有些讨好的说道,“其实,我和秦菲去阻止婚礼也是为瞿昀好,部队政审多严啊,他大张旗鼓的娶了个杀人犯,他的前途会受到影响的。”
“你怎么确定秦芳是杀人犯?难道你没想过有可能秦菲是在骗你吗?你最近那些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,幸亏没曝光,如果真的曝光了,瞿昀难保不被牵扯到。”
语瑶嘻嘻一笑,倒是态度良好。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吃软不吃硬的。“我不是没曝光吗,只要瞿昀不从中作梗,我也不想将事情闹大。当然,我也不会相信秦菲的一面之词,关于那场车祸,我做了大量的调查,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但很多蛛丝马迹都指向了秦芳,秦菲对我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认真的分析调查过,她没有说谎。”
瞿如风看着她的眸色是温的,这小丫头,倒是不算笨。
语瑶又喝了口水怎么护理老年患者,继续说道,“如果可以,你还是劝劝瞿昀吧,为了一己之私,秦芳就可以动手杀人,这样的女人,简直太可怕了。秦菲出车祸的时候,还怀着瞿昀的孩子,现在不仅孩子流掉了,还搭上条人命在里面,秦芳最好的结果是无期徒刑或者死缓。”
语瑶的话让瞿如风不由得蹙紧了剑眉,修长的指尖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动了几下,似有所思。但片刻后,他还是摇了摇头,“这件事我搀和进来并不合适,何况,瞿昀也未必相信我的一面之词。”
瞿如风和语瑶的关系非常敏感,秦芳那个女人也不简单,哄人的手段一流,瞿昀现在可以说是完全被秦芳蛊惑了,瞿如风的话,他未必会听,反而会弄巧成拙。
“目前你这么一闹,瞿昀是不可能再插手了。法院立案之后,就看警察和你们律师如何搜集证据了。”
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自古就是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我一定会找到证据制裁秦芳的,瞿如风,你要相信我。”语瑶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。
瞿如风没有回答,眸色突然深谙了下去。是啊,他就是太相信她了。即便当年她说分手,她说从来没有爱过他,他也一样的相信。
两人之间沉默了下来,而正是此时,房门咚咚咚的被人敲响。
瞿如风起身去开门,毫无意外的,语晨站在门外。“语晨呢?她在你这儿呆的够久了,该回家了吧。”
瞿如风温润的对她点了下头,然后回头,温声道,“瑶瑶,语晨找你。”
语瑶觉得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低着头,灰溜溜的跟着语晨离开。刚走进家门,语晨砰地一声将房门关紧。不冷不热的丢出一句,“在别人家呆这么久,有这个时间,生孩子都够了。”
“姐,我和瞿如风现在是纯洁的男女关系。我只是在他家吃了顿饭而已。”语瑶嬉皮笑脸的拉着姐姐的手臂晃了又晃。
“饭都吃过了,看来我是白准备了。”语晨洗了手,坐到餐桌旁,准老年人患有牛皮癣的原因是什么呢备吃饭。
语瑶也乖乖的跟了过去,在她对面坐了下来。放眼望去,桌上都是她喜欢吃的菜,难怪语晨没去找她针灸治疗牛皮癣的方法,原来是在家做饭呢。
“姐,你不会生气了吧?”语瑶一张小脸凑了上去。
语晨白她一眼,“我哪儿那么多气好在治疗牛皮癣时要注意什么生,你又不是小孩子,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但是,语瑶,我要提醒你,如果瞿如风不将左雅的事情处理好,爸妈是不会同意你们的事。”
“姐,都说了我和他没什么,你就别再絮絮叨叨了好不好,我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。”语瑶求饶道。
语晨白她一眼,低头吃饭。却听语瑶又道,“姐,我今天没事儿,要不,咱聊聊你的事?”
语晨握着筷子的手突然一顿,竹筷险些从掌心中滑下去。“我没什么事好聊的。”
语瑶的身体有些慵懒的靠在椅子上,但看着语晨的目光却是深沉的。“姐,你不能一直逃避。”
语晨没再开口,却放下了碗筷,她知道,语瑶一向是聪明的,她一直躲在这里,语瑶总会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“姐,这些年你一直将工作放在第一位,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你不会丢下工作从国外逃回来。我和你的经纪人通过电话,他说你是在庆功会之后离开的,公司的庆功会应该是为亦航哥庆功吧,你回国和亦航哥有关?”
语晨依旧沉默,但隐藏坐下的手掌紧握成拳。
语晨的态度,证实了语瑶的猜测是正确的,她微叹了一声,试探的继续说道,“姐,你和薄亦航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吧?”
语晨微低着头,唇角扬着笑,眼前却逐渐的模糊。“我没想过会弄成这样,那天我们都喝醉了。”
“姐,你太糊涂了!”语瑶漂亮的眉心拧成一处,只觉得额角跳跳的发疼。薄家可兰家是姻亲,现在语晨和薄亦航又搞到一起,这关系不是乱了套。何况,以薄亦航目前的状况,爸妈肯定是不会同意的。
可不同意又能如何,生米都煮成熟饭了。
“你突然跑回国,是因为薄亦航不肯负责吗?”语瑶又问。
语晨淡淡的摇头,“他一直在找我,可我觉得,我们都需要冷静。语瑶,我现在真的很乱,你让我安静一会儿,可以吗?”
她说完,直接起身走进卧房,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语瑶没有再去打扰她,一个人呆在客厅中,手中握着遥控器,播着频道,却完全的看不进去。她的确没有资格过问语晨的事,她自己的感情都被她弄得一团糟,与瞿如风这种若金若离的暧昧,几乎让她抓狂。
但语瑶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她和瞿如风之间的事,因为法院那边很快传来消息,秦菲的案子已经立案,根据原告极受害人家属的口供,秦芳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拘押,但警方仍没有找到直接的证据指控她杀人。
语瑶每天都拉着秦菲在事故现场寻找线索,却一无所获。
“我姐姐有不在场证明,这会不会对我们很不利?”秦菲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,她冤死的朋友虽然入土为安,但每次见到她的父母,秦菲都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。
语瑶抿着唇角,在事故车辆最初停放的地下停车场中走来走去,并回答道,“如果你是秦芳,你会亲自动手吗?”
“可姐姐是天性多疑的人,她从不相信任何人,以前只相信刘彬表哥,可后来表哥也出国了……”秦菲随口嘀咕着。
“你说谁?”语瑶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“刘彬,我姨妈家的表哥,两年前出国了,后来就一直没有联系过。”秦菲回答。
语瑶拧眉沉思了片刻,秦菲没有联系的人,并不代表秦芳也不联系。她打电话从警局负责这个案子的分队长,仔细的向他汇报了这个情况,让那边查一下这个人目前的行踪。
挂断电话后,语瑶站在一个监控镜头之下,仰头静静的看着,眸色涣散,正在认真思考着。这个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设备是一流的,可以保存下全年的监控视频,多年来从未出现过纰漏,但惟独事发当天,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视频黑屏了半个小时,很明显是被人动过手脚的。
地下停车场内十分安静,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语瑶的沉思。她从包中拿出手机,接听了电话,竟然是消失了许多天的赵凌浩打来的。
“有事快说,没事的话就挂断,我现在很忙。”语瑶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而电话那端,赵凌浩抱怨道,“兰语瑶,你也太没良心了吧,我们这么久没见,你都不想我吗?”
“没时间。”语瑶是真的没时间听他贫嘴。
“再没时间也得吃饭吧,半个小时后,我在上岛咖啡等你,不见不散哈。”赵凌浩说完,自薄挂断了电话,根本不给语瑶解释的机会。
她低头看了眼腕表,的确快到午餐时间了,“秦菲,今天我们先回去吧,有些事,欲速则不达。”
“嗯。”秦菲点头,和她一前一后走出车场。
半个小时后,语瑶准时出现在上岛咖啡中,而看样子,赵凌浩似乎已经等了她很久。他今天倒是殷勤,不仅点好了语瑶喜欢吃的套餐,还亲自为她的咖啡中添加糖和奶精。
“两袋奶精,一块放糖,我记得很清楚吧。”
语瑶笑,浅饮了一口,说道,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“兰语瑶,你是职业病吧,干嘛总把人想的那么坏。”赵凌浩不满的反驳道。
语瑶淡淡失笑,“好吧,那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?”
赵凌浩向后依靠,将身体整个陷入身后的软椅中,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雯雯怀孕已经两个多月了,我已经和家里人坦白了,要娶雯雯进门。”
“嗯。”语瑶赞同的点了点头,却又带着疑惑,“那你家里的人怎么没到我家来退亲?”
“我爸妈死要面子,四处吹嘘攀上了将军府,现在亲事眼看要告吹,丢人都丢尽黄浦江了,他们只能死撑,还等着我回心转意呢。”赵凌浩翘着二郎腿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语瑶冷哼了一声,“你都把别的女人肚子搞大了,还想着和我家结亲,以后兰家人是吃素的啊。”
“少说风凉话了,你都搬到瞿如风隔壁了,近水楼台的,难道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?”赵凌浩的俊脸突然凑过来,一脸暧昧的询问道。
语瑶白他一眼,用力将他推开,“别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龌龊。”
“得,就你和瞿如风单纯,别人都龌龊行吧。那高尚纯洁的兰二小姐,能不能借小的几两碎银子先救救急,家里已经把我赶了出来,所有的储蓄卡和信用卡也冻结了,雯雯现在怀孕,费用不小。”
语瑶眨了眨清澈的大眼,做出一副懵懂状,“赵少爷,你把别的女人肚子搞大了,还要管未婚妻借钱,你没搞错吧?是你的脑子进水了,还是我脑子不正常?”
赵凌浩白她一眼,愤愤的说道,“江湖救急,你到底借不借?”
“不借又怎样?”语瑶显然不受他威胁。
赵凌浩也不是吃素的,看着她邪气的一笑,“你如果不借,那我只好找瞿如风了,我将未婚妻转让给他,收他个几十万也不多吧。听说他身家不菲呢。”
“那请便吧,我也很想知道我究竟值多少钱。”语瑶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赵凌浩自然不会真的去找瞿如风,只得垮下脸,继续和语瑶借钱。
兰语瑶柔媚一笑,不急不缓的从包中取出一张金色银行卡,却并没有急着递给他,而是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借你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,我们假扮未婚夫妻的事,你不许再和任何人提及,在你父母和我父母面前,我们接触婚约,就是因为你出轨。”
语瑶的意思很明显,是想让赵凌浩一个人背黑锅。而赵凌浩明知兰小妞是算计他,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“兰语瑶,你就继续装你的无辜受害者吧。”
他说完,从语瑶手中拿过银行卡,直接走人。
语瑶得意的笑,独自盘点牛皮癣发病的外因 有六大外因诱发牛皮癣一人坐在位置上,喝了咖啡后,从包中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压在桌子上,然后离开。
加我”jzwx123”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1-7-24 07:25 , Processed in 0.32674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